体育游戏 > 冠冕唐皇 > 《冠冕唐皇》正文 0084 具位庸臣

苹果彩票网秒速时时彩网上投注

 网站公告:
    听到永安王的回答,薛怀义神色一滞,片刻后状似有些无奈道:“世道太多繁杂,就连我都常有自危之想。王是久在禁中,不涉人事,又或积闷气盛,不能自忍。但你这么想这么做,也只是伤害自身。”

    “武家子那都是外亲荣宠,大权高位,人不能及。即便不论三思台臣尊荣,他也总是你远亲长辈。王是礼道少俊,托付事用也能给人妥善交代。可怎么在这件事情上,不能忍气相容,乱了尊卑?你若再这么气盛浪行,今日礼后,我是不会再同你往来!”

    讲到这里,薛怀义脸色已经很是不善。他本来是觉得永安王久在禁中,人事牵扯简单,加上本身富于才趣,大不同于往常接触人众,再有窥度神皇心意,才与永安王往来。

    可是却没想到,这小子虽然身在禁中,惹麻烦的本领不小。此前丘神勣出面威胁,薛怀义半是不忿、半是看在永安王编曲让自己大出风头的面子上,忍耐了下来。

    但此前武三思一脸阴郁寻到他,讲起永安王斥骂,言中已经隐有斥问之意,这更让薛怀义大大不满。他虽然出身市井、不识大体,但也明白没有什么无缘无故的好。武家人因为神皇关系对他多有礼敬,日常奉用阿谀也都顺遂心意,但他也不会就此小觑了武家。

    武三思当时气得脸都红了,可见真是怒极。薛怀义也真不愿因为永安王而与武家交恶,如果不是听说神皇都被惊动派出近婢斥问武三思,他甚至都不会返回来说这一番话,直接让武三思自己处理。

    如果没有韦团儿前行那一番话,李潼这会儿为了确保献乐事宜不出差错,少不得要稍作低头。

    可是现在听到薛怀义这么说,他却笑起来:“三思真是无耻,受辱于我不能面争,反向薛师面前诬我。人有尊行,才享尊位。他是朝堂紫章,我是大内闲人,真要据强相争,我能抵挡丝毫?马齿虚长,尊位不配,自甘卑鄙之流,竟使薛师有两难之憾而不能彼此兼顾?”

    薛怀义听到这话,脸色又是一寒,一则不满于永安王这过于要强的口气,二则也是对武三思生出几丝轻视,堂堂三品尊贵廷臣,受一少年斥骂还有脸去诉苦抱怨于别人!

    “武氏荣宠,自出天恩,守义虽渴于不及,但也不至于因此生怨。我所敬者,承嗣等寥寥几人而已。三思之流,在家则祭案余子,不能执刀分牲,在朝则具位庸臣,不能善用恩威,人前人后,有何可夸?我礼让三寸,是敬其亲戚虚长,他穷争一尺,是欺我是非不分。门风门义,不在于他,能逼我退避三舍者,自有其人。”

    李潼正色直言,软话硬说,并又对薛怀义叉手道:“薛师可执此言,回告武氏家长。若其人仍有曲怨将要惩我,甘苦守义自受,不敢再求薛师施庇。”

    薛怀义听完后,便低下头喃喃自语,片刻后又抬头问道:“祭案余子,具位庸臣,什么意思?”

    李潼闻言大汗,耐心跟薛怀义稍作解释,大义就是说武三思这个人在家是个多余,在朝充充位子,内外都是一个备胎,不值得他正眼去看。

    他心里看不起武家人是一方面,但也不至于就要瞪眼将武家满门上下得罪个精光,有什么不耻怨恨,都针对武三思一人而去。

    他们李家在人伦方面一言难尽,由己度人,李潼也不觉得武家内部就能其乐融融。特别武承嗣与武三思这对堂兄弟,在家族如此尊荣的当下与那么美好可望的前景,真要能够保证亲密无间,那才是见了鬼。

    薛怀义将这番话细品一番,渐渐咂摸出几分味道,眉眼也渐渐舒展开,望向李潼的眼神也有所转变:“王是有主见的人,闲话我也不再多说。我导你入此,心里便存一份牵挂。三思逐你兄弟,那也是辱我脸面。我是恐你气盛,得罪权门。但要是恐惧权贵,连三思这样的卑鄙之流都退避不争,也实在是让人看轻。”

    “薛师错赞,其实守义当时未尝不惧,只是念及薛师引我兄弟入此,廊下人眼有望,若被一言斥出,我兄弟人事浅幼,尚可自忍。但人若因此谤及薛师,言薛师往来者怯懦如鸡,则就实在辜负情义……”

    “他岂敢目中无我,不过是见你三人……罢了,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不必多说,参礼照旧。舞乐夸美,才是大乐,不必为此小事扰乱兴致。”

    一番闲话,薛怀义心情已经大不相同,最起码不再将武三思的抱怨视作武家人整体的意见,也就没必要忌惮于此对永安王敬而远之。后续如何相处不必多说,眼下还是配合献乐、大出风头最要紧。

    经过这一番波折,时间也过得飞快。外廷参礼的官员们仍在则天门排队进入,但与典礼相关的乐部人员则已经先一步在廊殿中汇集起来。

    有了上官婉儿和韦团儿出面,再加上薛怀义也已经返回,李潼也就不再担心会被武家人拎到偏僻角落杀人灭口,自然也就没有再逗留于此的必要,于是兄弟三人便跟随薛怀义一同前往乐部集结处。

    李潼也没有忘记向薛怀义点名表扬几名宦者,称赞他们应答得体,没有辜负薛怀义嘱令内侍的安排。

    今日大酺所用宴乐不少,主要自然是薛怀义、李潼等扩编的新曲《万象》。除此之外,另有太乐署并当朝权贵人家所呈献曲目杂类十余种。未必尽数上演,但人员必须备齐。

    李潼他们到来的时候,便见内外音声、优伶之类已经尽数聚集在廊殿角落里,约有七八百人之多。当然,其中超过一半都是大曲《万象》所用伶人。这部《万象》大曲品质如何还待众评,但就参演人数而言,已经是乐府诸部乐中首屈一指的存在。

    卯时过半,人员也已经清点完毕,百官正浩浩荡荡自则天门方向而来,距离大礼正式开始已经不足一个时辰。

    其余诸乐伶人还要在此廊殿等待传召,但《万象》相关人等则就需要提前进入,于是数百人在薛怀义带领下,浩浩荡荡往厢殿而去。

    《万象》大曲这样的演出规模实在异数,因此沿途的盘查也很严谨。薛怀义不耐烦沿途频频停顿,索性拉着李潼先一步入场检查场地的布置。

    李潼自无不可,说实话,由于《万象》大曲演出场地的布置过于繁琐复杂,不自己检查一番,他也真不怎么放心。特别当中涉及飞天入破的舞蹈部分,全是李潼设计,但却没有机会参与布置,还是要仔细查验一番。

    几名宦者导行,两人先行一步,途中又遇见巡视殿堂的武攸暨,虽然其人只向薛怀义执礼而无视了李潼,但李潼还是很友好的向他点了点头。人嘛,怎么过都是一天,气性大了不好,总有治你症的。

    今日大酺厢殿位于神宫正殿左前侧方,听薛怀义介绍类似厢殿在神宫周边共有四个,对应四时,启用哪一个也有具体的章程。

    讲到这些的时候,薛怀义满脸的神采飞扬,很明显是为自己能够督造如此雄伟建筑而自豪。只是不知数年后当他满腔戾气火烧明堂的时候,会不会忆起今日这种心境?

    对于明堂的规格布置,李潼所知不多。后世即便有载,也只是一些简单参数,且还说不清是前明堂或后明堂。

    现在有薛怀义这个督造者热情介绍,李潼乐得了解更多,只可惜薛怀义还是以吹嘘为主,并没有言之极细、杀器共享的意思。

    说话间,厢殿已经到达,李潼站在宏大殿门前,一个极大感受就是空旷,虽然内中巨烛燃烧,光线充沛,但毕竟不同白天,仍然不能一眼看到宫墙边界。

    “此处厢殿,可容千人并席,但深阔尚不足神宫大殿半数。”

    薛怀义当先迈入殿中,李潼随之行入,自有殿内仍在紧张监督布置的各署官员上前见礼。这些人服色或红或绿,搭配倒是鲜明,但言及官职名字,却少有能够唤起李潼的记忆。

    只是看到一名绿袍官员言是来自殿中省,不免让他念起欧阳通。如果这位老先生不遭贬谪,今天应该能够见上一面。让对自己心存善意与期待的人失望,哪怕只是事出无奈,他心里也是很过意不去。

    “诸位职内各便,不必彼此烦扰。”

    薛怀义摆手驱退众人,拉着李潼来到殿堂正中已经布置妥当的舞台,他稍后也将参演献经,因此态度也很是认真端正。

    这舞台的布置远比内教坊中排演要华美得多,李潼上上下下仔细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疏忽,心绪有所平稳。他刚刚跳下舞台,参演的舞乐伶人们也通过层层排查,抵达了厢殿中。

    正在这时候,悠扬的晨钟响起,天际鱼白将要破晓,永昌元年人日大酺即将开始。


温馨提示:
本站提供《冠冕唐皇》最新章节阅读。
同时提供《冠冕唐皇》全文阅读和全集txt下载。
PC站小说和手机WAP站小说同步更新。
请使用手机访问 m.9awx.com 阅读。
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