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游戏 > 攻约梁山 > 《攻约梁山》正文 471强者的心,中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

 网站公告:
    强者的心,强者的荣誉感......

    八个老贼得了赵岳主动竖起的梯子得以体面下来,想着赵岳的话,不禁面面相觑,回想起自己的一生......

    自己曾经是好汉强者,有一腔热血满怀豪情,英勇义气侠义当先,关心命如蝼蚁的小小喽罗,是贼却甚至关怀弱小可怜的百姓,打着劫富济贫旗号杀贪官污吏劣绅,也确实间接解民倒悬,至少自己表面上曾经是这样的英雄豪杰,所以赢得了人心,聚起浩大势力,部下众多,一呼万应,当着强盗反贼,却能有百姓称赞敬重,总有百姓暗中义务主动冒险通风报信帮助对付围剿的官军和清除暗探.....而招了安,一下子当了节度使这样的大官,成了正面人物,体面威风,光宗耀祖,一切名正言顺都有了,心愿达成,却不知不觉一切就变了,自己一直以为自己仍然是强者,只是由强者贼变成了强者官,自以为升级了,走正路,是更强了,却义气没了,对同样招安了的部下死活荣辱哪还在意,嘴上说说而已,看都懒得看一眼;英勇敢战,每战奋勇当先,消失了,变得金贵起来,惜命,怕死甚至怕伤怕痛;侠义也没了,对忠诚的老部下都不关心,岂会关怀合法盘剥的下贱草民过得怎样。

    很快的,没百姓敬重了。

    仅仅几年,加上朝廷刻意瓦解铲除,老部下就死得死散得散,光了,一呼万应不见了。

    到如今,不,是到多年以前,连那些当年同为首领、后同样当了官的骁勇义气兄弟也一个不剩,全各种死死光了,有的是自己作死,作孽犯法不知收敛,该死,大多数却是在堕落变质之前就被朝廷拆调到边关,死在一波波的战场上,战功、忠义热血牺牲被刻意忽视,甚至小兵蝼蚁一样死得无声无息,或是受百般歧视猜忌排挤打压欺辱,被高傲士大夫或朝廷授意的官员以各种理由刻意玩死了,这些事,他们有的知道,有的很久后才知道,有的甚至根本不知道,但无论怎样,自己也从没真正为屈死的兄弟过问一句不公......明哲保身,实际是自私无耻.....

    一腔热血,满怀壮志豪情,仍在,只是全化为了钻营保官位并追逐更大的权势,只在官场游戏上较劲,只求拥有更多的富贵体面享受。

    现在,他们仍然沉着自己是强者,并且自觉越发老辣可怕了,但,这个蒙面人却很轻松地告诉并证明了他们只是大点的蝼蚁而已,老蝼蚁.....

    原来自己所谓奋斗了这么多年,结果却早已一无所有,强者的心早没了,强者的荣耀,或者说是好男儿珍视的荣耀尊严,早不顾了,自己不过是个贪生怕死苟且活着的军中孤独老卒尔.....

    猛然有此一悟,他们都不禁一惊,心中难免五味杂陈,习惯了的见风使舵,有缝就钻......官场习性使然,也不禁赶紧看看大帅现在在干什么,急回头一瞅,心不禁越发一惊。

    欧阳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又活了,并且端坐在那里,正静静瞅着他们。

    厅中众将也回了神,不禁赶紧转身对着帅案恭敬躬身,没人敢放肆自主坐下。

    欧阳珣扫视着众将好一会儿,突然轻轻挥了挥手,开口了,”都坐吧。“

    众将一听这个却不禁没放下心,反而心一激灵提得更紧了。因为欧阳珣的声音虽然仍然低沉却突然充满了力量,声音平淡之极,却越是淡漠越是意味着统帅心中的冷酷无情甚至杀意澎湃。

    屋子外的八个老贼也同样心中一寒。

    到此时,他们才意识到自己挑在战前挑战帅权妄图篡权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

    耍权,玩心机,武官什么时候能玩得过士大夫了?

    欧阳珣这样的强悍士大夫,满朝官员,加上父子皇帝都压不住,只能好生哄着利用,自己这样的莽夫部将居然胆横起来试图和帅权在握的欧阳珣掰掰手腕,这确实是幼稚自大猖狂了.....

    欧阳珣目光平淡瞅着他们。

    监军太监掩饰着对他们这些老家伙的失望和鄙视,仍在以眼色示意欣慰愿意包庇他们。

    他们却再不敢有一丝嚣张怠慢,赶紧跑进屋子,一齐躬身抱拳恭谨叫声大帅以示心中的敬畏。跑得明显露出仓皇,弯腰拜在案前也流露着猥琐惊恐,都忐忑不安等待大帅发落。

    他们此刻很清楚,没能当场气死欧阳珣,自己的老命就捏在了欧阳珣手中,监军护不住。

    欧阳珣一个个打量着他们,不怒反而轻笑起来,声音仍然平稳和气淡淡的笑说:“八位老节度使,在京时,本太尉就了解你们各自的真实本事和心性,在这,本太尉也早清楚你们想干什么。”

    八个老鬼一听这个,心中越发一寒,身子躬得更低了.....

    “呵。”

    欧阳珣轻笑一声,“有个问题,本太尉想请教你们。你们说说,皇帝杀谁,真需要理由吗?你们,在地方当长官时,杀部下,真需要理由吗?得势的,弄死失势的官员,真需要理由吗?”

    八个老鬼心中一颤,再不敢还暗暗表示“我仍然牛逼”的站着,都不由自主扑通跪下了,是双膝跪地垂头的罪犯那种跪法。

    欧阳珣啧啧嘴,轻谓一声:“果然都是官场的聪明人哪,不愧是官场混了这么久的老人。”

    八个老鬼心中惊惧,头垂得更低了,却忍不住偷瞟向监军太监。

    欧阳珣一笑,也瞅着监军,“监军大官不想说点什么?”

    死太监的肥白大脸一沉,三角眼一眯,冷声表示强硬底气足,阴声反问:“太尉这么问咱家是什么意思?”

    欧阳珣这回不虚弱了,声音洪亮甚至充满暴戾立即道:“大官明白本太尉的意思就好。”

    监军太监一滞,反应却快,待要反唇相讥,却看到欧阳珣眼中闪过的阴冷果决之色,赶忙把冲到嘴边的话又强咽了回去。

    他明白,欧阳珣未必是真想杀掉这八个自负到愚蠢的节度使老货,怕是只想着就事找借口有机会能正大光明合情合理地就势甩手不干了,摆脱病重还得担负的这种自杀式重担,不用为根本不值得效忠的朝廷再出力,把这的一切全甩给他这个太监担着,让他倒霉陷入死亡危机中爬不出来,而且欧阳珣不怕死,根本不在意失去军权名分后会被他代表皇权当即问罪报复随便先杀掉。

    病重随时会死的人岂会怕转眼被处死?

    尤其是欧阳珣这种士大夫气节坚定的人,死,可得美名,正是求之不得的事。

    欧阳珣阴险得很,总想给他下套,好顺水推舟得逞心愿。监军在宫中这么多年整天忙着的就是这些阴谋诡计,岂会察觉不出来,哪肯上当掉坑里,也万万担不起欧阳珣拿他的所为当借口甩手不干了的后果,心中气恨之极,歹毒狭隘的心性也万万容不得这种事,却只能硬生生忍了。

    欧阳珣和监军的对话却是把旁观的骠骑大将军吓得不轻。

    他治军打仗是个废物,但官场伎俩水平却是段位着实不低,深知其中的凶险机锋。

    监军死太监死不死的,他不关心,监军掉坑倒霉了不要紧,他却会更倒霉.....这可不行。

    所以,他一直紧盯着监军的嘴,生怕监军死太监骄狂任性惯了不知轻重还乱说,恨不能扑上去捂住狗太监的嘴,不让监军再撩拨欧阳珣。如果可以,他会立即扑让去活活掐死这太监。

    监军阴沉着脸却不敢再吱声了,欧阳珣这才转头再看着八个老鬼,“你们不肯回答本帅?那好,本帅再问问与你们自身相关的问题。你们猜猜,本帅要杀你们还是不会杀你们?”

    “提醒一下,猜对了,没奖。猜错了,得掉脑袋。你们好好猜猜,你猜呀。”

    跪在那的八个老鬼胆战心惊,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明白了欧阳珣的绕口令。猜对了要杀,没奖,得死。猜错了要杀,也得死。猜错了不会杀,后果就不用说了。猜对了不会杀?却可以是猜错了,这玩艺对错全在欧阳珣一张嘴。欧阳珣可以说,本帅确实本不想杀你们,可是,你们竟然如此注定认定我不会杀你们,这说明什么?说明你们没有自知有罪之心,不肯认罪伏法,跪在这却仍然骄横自负,无惧军法,不服本帅,觉着自个重要到不可或缺,仍然敢对抗本帅,那就该死,只能杀掉以解后患,以镇军心,是本帅要杀,仍属于是猜错了.....

    怎么都是个死啊!

    这.....太吓人了,太阴损了。士大夫读书人就喜欢玩这个调调。最特么讨厌这个了.....

    不过,八个老鬼也听懂了,自己还有一线生机。

    真老实了,再不敢得瑟,唯命是从,表现确实好了,那么,猜对不杀,就能是真的猜对了。

    一想明白这个,八个老鬼不敢吱一声,只一齐一头磕在地上不敢动一下.......

    欧阳珣失望地重哼了一声,骂到:“原来,你们当官当得还没蠢到家。”

    这声哼吓得八个老鬼猛一哆嗦,都明白了欧阳珣对自己确实是起了杀意,要杀。但骂的这句虽然难听,大折了他们的尊严,却流露出了欧阳珣对他们的识趣老实略微满意,改了杀心。

    嗯,至少是杀心不那么强烈坚定了。

    这就好。

    这就好哇.....

    八人赶忙叩头,七嘴八舌恭敬道:“大帅教训的是。末将自知蠢笨有罪,多谢节帅教诲。末将不敢多奢求,只求节帅能给个悔过自新将功补罪的机会。以后,不,不,是从此时此刻起,末将唯大帅之令是从,决不敢再有违半点。末将对天发誓。”

    狡诈的四脚蛇徐京没听到欧阳珣回应,知道欧阳珣并不满意,显然是恼怒未消,杀了一个赵世隆也显然立威还远远不够,欧阳的杀意仍在,随时会变脸喝令把他们拉出去.....他心中惊急,急中生智,一转心思,哦了一声,又头拄地却高喝道:“末将对天发誓,战时必谨遵帅令奋勇杀敌,誓死不退。若言实不符,请斩我头。末将死,不会有半句怨言。”

    其它七个老鬼一听这话也赶忙跟着赌咒发同样的誓......

    监军太监那脸阴得能滴下水,三角眼盯着八个老鬼极其不善,恼怒,鄙视....这就是武夫....

    厅中旁观的众将却憋着一口气,无不紧张地关注着太尉到底会怎么处置这八将....

    骠骑大将军这时候聪明地站出来了,没敢摆架子发话,赶忙来到帅案前躬身抱拳恭谨道:“节帅,请允许末将厚脸求个情。这八位老将军这些年来镇守地方也算勤勉有为,入京整军也着实肯卖力。京军能有今日可用的风貌,其中有他们不少的心血功劳。请节帅看在他们对国家忠义,对军事尽心尽力,有功劳更有苦劳,又是初犯的份上,宽容他们一次,给他们证明自己的机会。”

    他求情都没敢说“此时大战当前,正是用人之际”之类的老套话,生怕这种话一出口,反而惹得欧阳珣还就得杀了这八将,证明这场他指挥的仗,这八将无关紧要,有他们没他们照样能打。

    欧阳珣看着骠骑大将军,心中不禁道:别看这老家伙是个废物武官,但能在朝中混得如此风光得意,也不是没道理。瞧瞧,这家伙就是这么懂事,关键时又这么会来事.....

    他很给骠骑大将军面子,赞了一句,并客气地请大将军回坐。

    八个老鬼这会终于看到了生机,心中七上八下的十五个吊桶安稳了不少。

    骄横自大强霸早已成性的韩存保顿时胆子又大起来,还敢抬起头偷偷瞟了欧阳珣一眼.....不料却正迎了欧阳珣看他的眼神个正着....

    韩存保胆贼大,这尴尬一对眼神也不禁骇得又是一哆嗦,赶忙又假装老实,头再拄地.....

    欧阳珣冷眼瞅着韩存保,心中不禁把这个总爱拿出身门底显摆以更突出身份的老家伙和其韩氏一族最自豪的同朝代牛人先辈韩琦做了点比较,不禁越发瞧不起韩存保。


温馨提示:
本站提供《攻约梁山》最新章节阅读。
同时提供《攻约梁山》全文阅读和全集txt下载。
PC站小说和手机WAP站小说同步更新。
请使用手机访问 m.9awx.com 阅读。
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